头竹信息门户网
热点
最新
推荐
精选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罗维满:走进欧洲质造强国,我们发现了五大品质密码|2019佛
罗维满:走进欧洲质造强国,我们发现了五大品质密码|2019佛
发表时间:2019-10-24 13:58:52浏览次数:2408
[摘要] 10月11日,由佛山市政府指导,佛山市工商联主办、南方日报社承办的“品质革命 对标世界”2019佛山企业大会在佛山市中欧中心举行,吸引了近千名企业界人士云集见证。全国280多万个企业中,家族企业竟占到

10月11日,在佛山市政府的指导下,由佛山市工商联合会主办、南方日报主办的“质量革命标杆世界”2019佛山企业大会在佛山市中欧中心举行,吸引了近1000名商界人士前来见证。

放眼世界,产品质量的竞争已经跨越国界。从佛山开始,今年的“质量革命”研究已经转向德国、荷兰和丹麦这三个世界著名的质量强国。佛山的企业家在参观世界高质量标准时看到了什么?

佛山大成企业家、广东德冠薄膜新材料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罗伟曼作为“质量革命对抗世界”国外研究小组的监督者,对在欧洲三个国家推进“质量革命”的探索与实践深有感触,找到了建设质量强国的五大准则:在欧洲,质量革命需要高素质的领导,质量的认知取向需要重塑。 工艺的创新组合“教授、发明家和企业家”是欧洲制造业高质量支持的背后,而佛山企业可以从差距中看到挑战和机遇。

他在房山上有一块好石头,可以用来切割玉石。借鉴欧洲质量制造的经验,他建议佛山企业应关注全球客户的痛点、困难、挑战和压力,运用“质量革命”的理念和方法,从发展的角度把握消费者需求的变化,以客户满意度作为衡量质量的标准。

以下是鲁维曼现场演讲的整理:

从中国到欧洲,你可以飞几千英里。从德国南部城市慕尼黑,我听到了德国质量专家马丁·门拉斯(Martin Menrath)博士关于“数字时代的质量和决策机制”的讲座,并前往北欧城市哥本哈根商学院学习“丹麦制造的质量革命”。在佛山市工商联合会党组书记李德的领导下,在周其仁教授每天不懈的指导下,我们以“质量革命,标杆世界”为主题的跨国考察小组,数百年甚至数百年来考察了德国、荷兰、丹麦等世界质量强国的众多企业,深入剖析了它们不断成功背后的原因和可持续发展的准则。对于访问团成员来说,最令人震惊的质量和创新案例是Asme,一家成立于荷兰埃因霍温的光刻机制造商,它幸存下来,成为世界上唯一的创业和创新企业故事。

在十天的学校参观中,我们每天早上7点起床,8点出发。当我们在同一天结束讨论并继续这道菜时,通常是第二天的清晨,我们躺在床上。访问团成员中有从事商业几十年的佛山龙头企业的领导人,以及从海外留学回来的人。他们肩负着把过去和未来联系起来的责任,继续发展家族企业,从而充满活力地创造第二代人。这是佛山企业家世代交替、后继有人、大中小企业和谐交流的生动写照。他们心中都有一个共同的驱动力——以“质量革命,标杆世界”为契机,为世界各地的客户树立“中国佛山制造的新标杆”。以下是关于你在这次旅行中所见所闻和所想的简要报告:

首先,质量革命需要高质量的领导。

要实现高质量的发展,首先需要高质量的领导。高质量的领导来自高质量的学习。高质量的学习需要一位对中国制造业有远见卓识、强烈使命感和责任感的教授。这个人是我们尊敬的周其仁教授。周教授教了我们什么?中国企业家需要拥有的模式、世界观和方法论——从世界消费者的角度出发,探索我们的存在和价值,跨越我们过去赖以成功的道路,以全新的态度拥抱世界消费者。

第二,质量革命需要重塑质量的认知取向。

从传统的质量管理思想到数字时代的要求,质量定位已经上升到企业家对企业的要求。全球地图要求企业家改变质量标准通常限于相关iso标准的传统观念,并重新理解什么是“质量”。企业家本人是否有能力解决目标质量和需求质量之间的关系,以及如何满足顾客的要求;来解决你的产品是为谁制造的?如何满足他对“质量”的要求?我们需要将传统意义上的制造端的“正常”和客户需求的“非正式”两个质量概念有机地结合起来,使“佛山制造”从中国的地域符号转变为贴在全世界消费者心中的“标签”。正如周其仁教授在恢复贸易时指出的,当美国人为10亿人开发产品时,中国人将为30亿人开发产品。我认为这是“质量革命”活动最有意义的内涵和目标。

三:dna——质量革命背后——不同的工匠精神

在中国的传统意义上,工匠的精神是“师徒”。它的工作场景年复一年。通过口语教学和心与心的交流,后来者获得了高超的技能。然而,对于现代大规模的工业操作,这种方法只适用于艺术创作或传统工艺生产。其核心在于不能系统地培养和复制,人才的成长跟不上时代的变化,经验不能转化为知识,难以管理,也无法培养大批技能高超的工业工人。

仅在几十年内,德国人就能超越欧洲工业强国英国。他们为自己的“双元制”制度建设感到自豪。突出的一点是“工匠”可以通过学习和教育批量生产,为产品质量奠定了坚实的人力资源基础。在德国,99.3%的企业是中小型企业,只有0.7%是大型企业。在全国280多万企业中,家族企业占90%以上。值得一提的是,如果德国有249名或更多员工,你将被统计列为“大企业”。直到我们达到10亿或100亿,我们才算大企业。我认为今天几乎所有的企业都是大型企业。与我们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他们在任何地方都是工匠,我们可以生活在美好的物品中,将工匠变成艺术品,并失去其作为现代工业的应有价值。

家族企业考虑的更长远,受经济周期的影响更小,使其员工比其他类型的企业更稳定。双轨教育,加上一代又一代为企业服务的员工,催生了一种强大的竞争力——一种不同的工艺精神!

第四,质量革命源于对“教授、发明家和企业家”三位一体的解读

欧洲人对科学研究和创新有不同的看法。他们认为这项发明本身并不重要。关键是将其转化为生产力,将其投入市场并为客户服务。正如华为人郑飞所说,“技术本身没有价值。它的价值是由其市场化的运作模式和结果决定的。”欧洲大学和企业长期保持密切合作。与中国大学不同,大多数教授只生活在“象牙塔”里。他们总是贴近市场,联系客户,致力于科学研究。例如,几十年来,一些大学一直支持中小学生参与科研活动,这在中国几乎闻所未闻。

在德国,有一个非常特殊的职业——研究员,是“教授、发明家和企业家”的结合。一个角色是研究和发展创新,另一个是研究加工技术,另一个是研究企业管理。三样东西合二为一,从研究开始就思考未来如何进行生产。由此产生了一套以理论为基础、实践经验为指导、运行过程为支撑的科技研发体系。然而,我们国内的企业经常与许多大学合作。他们不了解管理和市场,所以研发成果和市场之间有一道墙。

正是这种独特的科学研究方法和创新体系使德国的质量成为全球竞争中难以挑战的领先地位。

五:质量革命。我们从差距中看到的是挑战和机遇。

我们远离欧洲,横跨大西洋,但是“中国制造”的产品已经遍布欧洲的大大小小的购物中心。许多欧洲人问我们,你们是来合作还是来取代我们?我可以肯定地回答:佛山企业家愿意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根据客户需求进行开放的合作和创新,关注全球客户的痛点、困难、挑战和压力,运用“质量革命”的理念和方法,从发展的角度把握客户需求的变化,以客户满意度作为衡量质量的标准。佛山让平静的水流深。佛山企业家仰望天空。随着我们赶上世界一流的质量,我们将一次加快一分钟。

[记者]罗占先

[摄影]戴嘉欣

请参考:

质量革命基准世界

[作家]罗占先;戴嘉欣

[来源]佛山经济学家,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客户

© Copyright 2018-2019 aylatingting.com 头竹信息门户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