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竹信息门户网
热点
最新
推荐
精选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教育 > 考选还是分配?为您揭示多数人不知道的高考真相
考选还是分配?为您揭示多数人不知道的高考真相
发表时间:2019-11-12 15:30:31浏览次数:3024
[摘要] 为您揭示多数人不知道的高考真相 即便是到了今天,尽管高考饱受各种争议,但在多数人的观念里,高考仍然是最公平的一项制度。高考公平的本质是保障各省之间的名额分配的公平,而并不是保障各个考生之间彼此竞争的公

检查还是分发?揭露大多数人不知道的高考真相

即使在今天,尽管有各种各样的争议,高考仍然是大多数人心目中最公平的制度。“透过现象看本质”,但是,如果你想问一个问题,高考的公平性到底体现在哪里?换句话说,高考中所谓的公平是如何产生的?

自1977年恢复统一考试以来,我国高考制度经历了从“统一招生”到“分类考试”的曲折发展过程。高考制度的改革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时代的变化和社会的转型。从本质上说,它已经超越了教育考试的界限,成为一种各种兴趣的游戏。

基于省级配额制的招生考试招生政策

我国高考招生制度实质上是一种按省份划分招生指标的配额制度,采取了按省份划分招生配额的政策。表面上,学生被“大学录取”。事实上,它是省级单位高等教育入学资格的统一分配。高考公平的实质是保证各省之间配额分配的公平,而不是保证考生之间竞争的公平。大学与考生之间的双向选择权得不到保障,大学与大学、考生与考生、大学与考生之间的公平性不强,招生、考试与教学之间的关系不明确。城乡之间和地区之间教育投资的不平等也相对严重。

我国高校招生配额制度大致经历了三个阶段:配额权的征收、大行政区配额和省配额制度。自1959年以来,高等学校实行“教育部会同有关省、市、自治区和有关学校协商,制定各省、市、自治区中央各部门牵头的学校招生调整计划,以及考生来源较多的省、市、自治区和考生来源不足的省、市、自治区的招生调整计划”这是省级配额制度的雏形,在“文化大革命”之前基本上一直使用。

1977年恢复高考后,省级配额制度一直延续至今。实行以省(自治区、直辖市)为单位分配招生指标体系。1985年,高校招生进入“双轨”阶段,“国家任务招生计划”和“调整招生计划”并存。《中共中央关于教育体制改革的决定》指出,“面向全国的高校将在全国招生,面向本地区的高校将在本地区招生。与此同时,省级院校可以降低该地区落后地区考生的分数。”在此期间,国立学院和省级学院分别实施了两种不同的招生模式。自1994年以来,高校招生进入了“统一”时代。录取不再区分国立大学和省级大学。

高校在不同省份分配招生名额时有不同的标准。

各省高校招生名额分配混乱,自主性和主观随意性较大。公民受教育权的机会分配不属于大学的自主权。作为国立高等学校,国家应在平等的前提下统一分配招生目标。大学在分配名额时会参考许多不相关的因素。例如,在增加本地考生数量时没有明确的标准,这是高考不公平录取的内在因素。

省级配额制度导致候选人入学机会的巨大差异。

从中国高考录取的实际情况来看,全国各地考生的录取机会存在很大差异,尤其是以“双一等”(“985”、“211”)为主体的高校录取的“地方化”,给了本地考生更多的名额。各省候选人入学机会不平等的问题非常明显。省级配额制度加剧了城乡、发达地区和欠发达地区的差距,降低了社会竞争力。

相关研究显示,2014年,有6所大学本地入学率超过25.00%,分别是华南理工大学(46.30%)、中山大学(45.50%)、浙江大学(39.40%)、厦门大学(27.10%)、中国海洋大学(26.20%)和西北农林大学(25.30%)。

基于2011-2015年全国不同省份考生录取机会差异的现状,以及2016年北京大学或清华大学不同省份考生录取难度系数的呈现,发现虽然各省高质量大学实际录取率差异普遍缩小,但差距仍然很大。我国高等教育的发展已经进入大众化时代,但用人单位和公众的“精英学校”心理仍然增加了考生选择高质量高等教育的竞争压力。也就是说,大多数候选人已经从争取大学发展到竞争高质量的大学。高质量大学数量的增加和年度招生计划的增加远远不能满足对高质量高等教育不断增长的需求。此外,我国高质量大学的省级分布差异很大,基本呈现出东部地区最多、中部地区最多、西部地区最少的分布特征。值得注意的是,北京、辽宁、江苏和上海拥有最优质的大学,占全国优质大学的30.48%,高于西部12个省的优质大学总数。

根据中国人口的省份分布,河南、山东、四川和广东这四个人口最多的省份,占全国总人口的28.39%。根据考生公平和地区公平的原则,前四个省应该拥有全国最高数量的高质量大学,但现实是,这四个省的高质量大学数量仅占全国的13.96%,呈现出省级高质量大学数量与人口极不相称的尴尬局面。

不同省份的候选人进入高质量大学的难度差别很大。

例如,2011年实际接受率最高的省份(北京)比接受率最低的省份(四川)高5.52倍。2015年实际接受率最高的省份(北京)是最后一个省份(西藏)的4.29倍。2011年至2015年,排名第一的省份(北京)的平均年入学率是排名最后的省份(四川)的4.42倍。从北京大学或清华大学承认的地区差异来看,学生的地域优势非常明显。

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作为我国高水平大学的典型代表,是大多数考生梦寐以求的高等院校。例如,2016年,北京考生被北京大学或清华大学录取的几率为1.023%,贵州考生为0.034%。如果我们看看各省的人口,北京每2万人中就有一人可以进入北京大学或清华大学,而同样的指标要求内蒙古有19万人,河南有26万人,安徽有28万人。可以看出,大学水平越高,学生的地域优势就越明显。

可以看出,中国高质量大学的省级分布和高质量大学的实际录取率都存在明显的地区差异,来自不同省份的考生进入北京大学或清华大学的机会也很不均衡。

高考制度的统一只有形式上的公平。

许多人认为高考公平的主要原因是“分数面前人人平等”。然而,事实上,学生的录取是基于省份配额和录取分数线的方法。录取名额并不是按照候选人的数量平均分配的。虽然省级招生制度下录取分数线差异不大,但不同地区之间的录取比例不平衡值得我们关注。教育机会是以计划和统一的方式分配的,而不是基于能力。考试只是一种手段。分数只是决定候选人选择顺序的基本因素。此外,哪些大学候选人将被录取还有很大的不确定性。

学生和大学被行政权力划分为369个等等。他们无权在高考中发言。他们完全由行政系统驱动,只能选择在“招生办公室”的统一分配下“服从调整”。

在2019年高考招生过程中,北京大学三次辍学,引起了不小的争议。当然,被学校非法开除的学生无疑是受害者,北京大学也有自己的想法。为什么会这样?中国的高考招生制度不是一个简单的人才选拔机制,而是一个用行政逻辑统一分配学生的规划体系。随着学生的均匀分布,大学和候选人没有多少发言权,自主决策。即使是最公平的考试分数也不能决定学生能否被预定的大学录取。

北京大学2019年河南省“国家专项计划”科技招生计划8人,“第一名志愿者候选人有8人,其中,第六名候选人得分667分,第七名候选人得分542分,第八名候选人得分536分,第二名志愿者候选人得分高”河南省招生办公室向北京大学提交了“国家专项计划”科技第一志愿8人档案,北京大学将在录取后撤回第7名和第8名考生。在完成退出档案的程序后,河南省招生办公室向北京大学提交了“国家专项计划”科技第二志愿档案(考试成绩为671分),并被北京大学招生办公室接受,从而完成了2019年河南省“国家专项计划”的招生工作。

但是,由于北京大学在2019年先后通过自愿申请接受了河南省的“国家专项计划”,因此退出考试的两名考生达到了同一批次的录取控制分数线,符合录取条件,应该被录取,因此退出过程不符合规定。根据相关规定,当第一名志愿者在网上没有足够的候选人时,学校可以在第一名志愿者被录取后招收第二名志愿者。根据这一规则,正常情况应该是,申请第一名志愿者但得分相对较低的第7名(542分)和第8名(536分)候选人不应被排除在考试之外,而得分相对较高的第二名志愿者(671分)不应被录取。

如果高考真的是“中国学生迄今为止经历的最公平的机会测试”,既然高考是基于“高分录取选择,高分选择”的“分数第一”原则,为什么一个考生不能被录取而不是比另一个高135分呢?

高等教育不同于义务教育。高等教育是职业教育和职业教育,是培养高级专门人才和专业人才的社会活动。高等教育的机会应该根据个人主义、以成就为导向和竞争性的社会选择来分配。

教育投资不平等与考试竞争

教育是一种公共或准公共产品。教育投资政策决定了教育机会的分配和平等。只有公平的教育投资才能促进平等获得学校、资源和分配。在某种程度上,教育投资的不平衡导致了社会弱势群体在教育考试竞争中的不平等地位。

中国社会长期存在的城乡二元体制和教育经费的筹集方式,导致重点学校的设置更多地反映了强势群体的利益,而忽视了弱势群体的声音。由于城乡学生入学机会、教育质量、教育条件和教师的差异,学业成功的机会是不平等的。例如,农村学校的入学率比城市学校低得多。为什么这么多人如此努力地挤进像北京这样的大城市?这很重要。难道不是因为这些地区的教育质量有明显的优势吗?

考试的公正性

学校教学是以知识为中心的,所以考试只是衡量一个人掌握和运用知识的一般能力的一种手段。这种考试能否真正反映学生的能力一直是一个有争议的问题。尤其重要的是考试的内容、形式和标准是否有利于各行各业学生之间的平等竞争。例如,随着信息技术在教育领域的深入推广,城乡学生在学习信息化方面的差距明显。如果我们仅以“现代化”标准来判断,我们就不可避免地会心胸狭窄。

标准决定资源的分配和不同群体的情况。一般来说,在新中国成立初期,由于精英的选拔,工农干部和成绩突出的人在高等教育机会分配上具有优势。“文革”时期,政治背景和政治表现被作为选拔标准,而那些成绩优秀但“背景”较差的人处于弱势。改革开放后,基于分数的精英选拔机制重新建立。那些成绩优异的人在获得高等教育机会方面重获优势。

事实上,资源总是有限的。由于地理上的优势,一些群体无论是凭借权力还是知识,在资源分配上总是具有优势。相反,那些远离资源、没有能力依赖和没有竞争能力的群体在资源分配方面总是处于不利地位。更重要的是,这将形成一个稳定的常态。虽然中国在实施统一的国家教育考试时对老、幼、边缘和贫困地区的学生采取了一些优惠政策,但这只能作为过渡性的补偿政策,不能从根本上保证基本机会。

全国统一高考招生制度的弊端不仅在于竞争激烈,统一标准僵化,试卷和高考成绩分数线准确,更重要的是高度统一的录取方式给高校和学生几乎没有选择余地,这不仅违背了德智体全面录取和择优录取的原则,也不利于人才的选拔和发展。

高考复试以来,一系列新的法律、法规和规范性文件出台。从高考科目设置、考试内容、高考形式、录取方式等方面进行了总体系统设计。从“3 x”学科设置方案到“一年两次考试”的实验探索,从“新课改”到独立招生、省级命题、平行志愿招生、高职院校独立招生。从广东到山东到宁夏到海南到海南到海南,教育部取消了入学考试中“未婚且一般不超过25岁”的限制。从允许中等职业学校学生参加普通入学考试到在高职院校开展“单独招生”改革试点。改革措施不多,理论、技术、实践方面的探索还不够,但是“为什么我们的学校不能始终培养优秀人才呢?”为什么我们还没有找到著名的“钱学森问题”的答案?

对高考制度改革的深层思考

高考制度改革不仅是一个教育问题,也是一个社会政治问题。“高考肩负着不可替代的民族使命”,它不仅是“民族意志的集中体现,民族团结的重要制度手段”,也是“民族人才选拔的重要手段,是保证国家和民族繁荣发展的必由之路”。高考仍然承载着许多家庭和考生的荣耀和梦想,仍然是促进底层和社会流动的重要方式。

40多年来,中国的高考制度改革一直是在政府的支持和指导下进行的。长期以来,“中国高等教育实行集中管理模式”,“改革开放后,高校在许多方面都有一定的办学自主权”,但都是在政府的指导下工作的。从命题、报名、考试科目选择、考试内容设置等方面进行。,都是在相关文件的统一指导和规范下进行的。

事实上,早在1978年4月的全国教育大会上,邓小平就指出,应该对考试进行认真的研究和测试,以改进其内容和形式,完善其功能。使那些根据能力(成就)赢得机会的人能够不受阻碍地接受高等教育,进入不同类型的高等教育机构,并有机会选择。高等教育具有分层功能,是一个多层次、多类型的系统。不同的层次和不同的学校有不同的评价和需求。机构的定位、实力、地位和声誉也有所不同。政策的选择应该是让个人有机会做出多种选择,并建立一个能够在不同层次和类型的高等教育系统之间相互沟通的“立交桥”。当然,高等院校的入学机会分配标准也应由学校自己决定,而不是简单地用“国家标准”全面取代高等院校制定的标准。

对高考公平性的思考

公平是人类文明史上争论不休的永恒话题。从世界范围来看,虽然各国在国情、文化、制度和社会发展方面差异很大,但在高等教育入学机会的公平概念和追求方面没有差异。目前,我国高考在形式、内容和录取方面存在明显的不公平问题。高考的不公平是一个不可忽视的社会隐患。当然,高考改革的绝对公平永远是一个理想,不可能有任何改革方案来满足各种公平要求和各方利益,但相对公平应该成为我们的现实追求,与此同时,当前高考的公平也更加突出。

以学生安置和自主招生制度为例。实施后不久,护送学生的制度被权力和金钱侵蚀,逐渐异化为“特权制度”,从“推荐好与不好”转变为“推坏与不好,派官员而不派人”。独立招生还存在更多的公平问题。随着高校自主招生权的扩大,各种腐败现象如金钱入侵、权力干预等。和学校之间的差异,导致地区之间、城乡之间以及学校之间的不公平机会。自主招生和选拔在全市更有发言权,“艺术能力检查以‘琴、棋、字画’为代表,实践能力检查以实验为代表,表达能力检查以口试为代表,等等”各种自主招生考试咨询培训应运而生。此外,要求考生参加高等院校的考试大大增加了考生的考试开支,特别是偏远、落后和农村地区的考生,使得贫困儿童很可能处于竞争劣势,甚至仅仅因为准备材料就被剥夺了参加竞赛的机会。

高考内容的公平性

再看一下内容,虽然高考的内容比高考的形式和录取规则更技术性,公平性更隐蔽,但它也受到业界的高度重视,因为它直接关系到考生的成绩。从高考科目的安排来看,即使在新一轮高考改革后,外语、语文和数学实际上仍然是三大科目。其中,外语单科成绩占高考总成绩的1/5,这显然不利于外语教学师资和设施相对薄弱的落后农村地区的考生。有些人还认为语言占三大学科的三分之二,这不利于那些天生语言薄弱的男孩。从特定科目的考试命题来看,带有文化偏见的考试内容也被认为对农村考生不利。例如,一些学者认为,经过多年对语文试卷的研究,语文试卷的内容更多地反映了城市生活,而反映农村生活的试题却很少。有些内容对农村孩子来说非常陌生,甚至从未听说过。考试对语言和写作的要求非常标准,完全排除口语和本地或“非标准”内容,这与农村儿童的正常生活相去甚远。考试的全面性和技术性越来越高,对考试“精细化”和“专业化”的培训要求也越来越高。这显然对那些缺乏信息和条件有限的农村候选人不公平。

追根溯源,我们将对高考改革的公平性进行更深入的探讨:什么样的标准将决定高考机会的公平性?高考谁应该首先注重公平?这是形式上的公平还是实质上的公平?应该把个人公平还是群体公平放在首位?

高等教育招生考试制度的主要缺陷

高等教育入学考试制度至少应在两个方面满足多样化的要求:第一,考生有机会根据自己的兴趣和发展需要选择大学;第二,高校有机会自主选择适合自己办学理念的候选人。然而,现行的高考制度存在一些缺陷,难以满足这些要求。

首先,一考定终身,考生缺乏多次选择的机会。对于绝大多数高中毕业生而言,只有通过参加高考,才有获得高等教育的机会或资格。在现行的招生方式下,考试分数是考生进入某一层级大学的决定性指标。不仅如此,一旦填报志愿失误,某些“上线”考生也会被自己心仪的大学拒之门外。有些高考分数未达到“心理预期”

重庆彩票网 dafa888 江苏快3 内蒙古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 Copyright 2018-2019 aylatingting.com 头竹信息门户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