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竹信息门户网
热点
最新
推荐
精选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时事 > 2019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扶贫实践 惠及全球数亿人
2019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扶贫实践 惠及全球数亿人
发表时间:2019-12-02 08:33:13浏览次数:1352
[摘要] 叶红专强调,要对标对表脱贫攻坚目标任务,抓实产业扶贫,推进“三个清零”,巩固提高脱贫质量,不断提升贫困群众满意度。叶红专强调,要充分发挥龙头企业、合作社、大户能人的带动作用,进一步完善利益联结机制,抓

资料来源:人民网

记者招待会上的现场专家解释了获得经济奖的原因。

斯德哥尔摩,10月14日(记者李美怡和老简英)瑞典皇家科学院宣布了201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的获奖者。诺贝尔奖评审团将该奖项授予了三位美国经济学家,分别是麻省理工学院的阿比吉特·班纳吉和埃丝特·杜弗洛,以及哈佛大学的迈克尔·克莱默,以表彰他们对“利用实验方法消除全球贫困”的贡献。诺贝尔奖官员表示,2019年经济科学奖获得者开展的研究极大地提高了我们应对全球贫困的能力,例如,将减贫分成更微妙的问题,如提高教育质量和如何开展医疗保健。

今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将授予900万瑞典克朗(约合91万美元),三位经济学家将平分这笔奖金。在诺贝尔奖系列中,经济学奖不是根据已故瑞典实业家阿尔弗雷德·诺贝尔(alfred nobel)的意志设立的,而是由瑞典国家银行于1968年设立的,奖金由瑞典国家银行支付。

实地调查寻找贫困的深层原因

我们如何帮助欠发达国家摆脱贫困?在20世纪80年代,这个问题的答案是略微宏观的:比较国家间的宏观数据,结论通常是“资本不足”和“劳动力不足”。这个结论听起来是合理的,但在实践中很难帮助这项政策。20世纪90年代,微型实验方法开始流行。学者们开始详细研究村庄乃至家庭的真正发展,并通过实地调查找出贫困的深层原因。

三位获奖的经济学家通过实地研究找出了贫困的根源,并在实践中展示了哪些政策真正奏效。如何解决贫困是一个艰巨而宏观的世界课题。他们把它分解成更小、更容易管理的问题,从细节开始,从而给出更具体的答案。他们的实践表明,这些小而精确的问题通常可以通过精心设计的干预实验得到准确的答案。20世纪90年代中期,迈克尔·克莱默和他的同事们通过实地研究测试了一系列改善肯尼亚西部学校表现的干预措施,证明了这种方法的强大效果。班纳吉和杜弗洛经常在其他国家与克莱默进行类似的研究。在短短20年间,他们基于实验的新方法彻底改变了发展经济学的研究方法,发展经济学现在已经成为一个蓬勃发展的研究领域。

现场专家表示,他们使用随机对照实验来找出哪些教育成果或儿童健康项目真正有效。这种解决全球贫困问题的“以实践为基础的方法”展示了如何提高学校疫苗接种率和教育水平,惠及全球数亿人,从根本上创新整个扶贫开发领域。

巴纳吉和德洛合著了《贫困的本质》,这是一部颠覆性的作品,探讨了为什么穷人无法摆脱贫困。这本书反映了一些关于贫困的流行观点。他们指出,多年的扶贫政策大多以失败告终,因为人们对贫困没有深刻的理解。《贫困的本质》(The Essence of Poverty)利用大量的例子提出一些切实可行的建议,寻找那些能够经受住扶贫项目考验的人,并为决策者、慈善家、政治家以及所有希望世界摆脱贫困的人提供重要的指导。

会议结束后,诺贝尔经济学奖评审团专家马格努斯约翰松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介绍了三位获奖者的详细原因。他说,发展经济学在过去是一门以理论为基础的科学,由三位经济学家组成的团队领导的基于真实个体实验的研究方法进入了发展经济学的阶段,为我们打开了一扇窗。实验结果对具体政策的制定具有明确的指导意义。这种研究方法已经应用于许多发展中国家,如非洲、亚洲和南美洲。

瑞典皇家科学院宣布,获奖者和研究人员的研究成果极大地提高了我们在实践中战胜贫困的能力。一项研究的直接结果是,500多万印度儿童受益于学校的有效辅导。另一个例子是,许多国家已经为预防医学提供了巨额补贴。

与第二位诺贝尔经济学奖女性得主的现场联系

在50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评选中,杜弗洛是第二位女性也是最年轻的获奖者。自然,与她的实时联系不会绕过女人这个话题。当被问及成为第二位获奖女性是什么感觉时,杜弗洛告诉记者,她希望在所有经济领域代表女性,并说经济学对女性不友好。她告诉诺贝尔委员会,经济学的“环境”需要改善。她说,这表明妇女有可能获得成功并得到认可。她希望这将鼓励更多的妇女继续她们的工作,男人应该给予妇女应有的尊重。瑞典皇家科学院奖励委员会表示,他们对未来会有更多女性经济学家获得认可持乐观态度,并驳斥了杜弗洛仅仅因为是女性而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观点,强调优秀的研究工作是选拔标准。

提到这三个人的优先事项时,杜弗洛解释说,他们更关心对“贫穷的深层互动原因”的研究和理解。在她看来,政策制定者将穷人概括为绝望、懒惰或有进取心的人,但没有探究其根本原因。"我们的方法是一个一个地分析问题,用科学的方法找到答案."杜弗洛还回答了记者关于奖金使用和中国扶贫的问题。

问:你研究全球贫困,你将如何使用这笔奖金?

答:当我八九岁的时候,我读到一篇文章说玛丽·居里将利用她的第一个诺贝尔奖购买辐射研究设备。她希望在贫困研究领域也能这样做。

问:许多诺贝尔奖获得者每年都在中国讲课,但他们的大部分研究成果在中国的学术和社会实践中没有得到充分认可。你认为这个问题怎么样?你认为你的研究成果能在中国应用吗?

答:我个人对中国的研究很少,但我相信这个奖项肯定了许多学者的共同努力,其中许多人在中国工作过。当然,中国的资源取决于中国的情况,因为它们发生在中国。尽管中国经历了相当大的经济增长,人们比以前富裕得多,贫困率也在下降,但我们可以看到,在中国的许多地区,人们仍然非常贫困,所以了解人们在中国是如何工作的,他们的责任是什么,存在什么问题,以及如何解决这些问题都与我们的研究成果有关。

诺贝尔经济学奖评审团专家雅各布·斯文森(Jakob svensson)也表示,中国在过去几十年中实现了快速的经济增长。几十年前,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和世界经济的重要参与者,这个国家有许多贫困问题。中国的变化是巨大的,不仅对中国,而且对整个世界。中国已经使大部分人口脱贫,但贫困问题仍然存在,如公共卫生和医疗服务。这些问题需要解决。这种研究方法有助于探索这些问题的成因,对我国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扩展阅读:

获胜者介绍

阿比吉特·班纳吉(Abhijit banerjee)目前是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福特基金会的国际经济学教授,曾担任世界银行和印度政府等许多组织的名誉顾问。他和埃丝特·杜弗洛是第一对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夫妇,巴纳吉是德弗罗的博士生导师。

埃丝特·杜弗洛(Esther duflo),50年来第二位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女性(第一位是2009年埃莉诺·奥斯特罗姆的埃莉诺·奥斯特罗姆),也是最年轻的获奖者。目前,杜弗洛在麻省理工学院经济系担任阿卜杜拉提夫·贾米尔(Abdellatif Jamir)扶贫与发展经济学教授。她是法国发展援助经济学家,喜欢挑战权威观点。她也是一位女性经济学家,她的论文在过去十年里被引用的次数在世界上最多,她还是许多重要经济著作的合著者。她的获奖简历可以说非常丰富:2010年约翰·贝茨·克拉克奖、2009年麦克阿瑟“天才”奖学金、《经济学人》杂志“八大杰出经济学家”之一、《外交政策》杂志“100位最有影响力的思想家”之一、2010年《财富》杂志“40位最有影响力的商业领袖”之一。

迈克尔·克莱默目前是哈佛大学的经济学教授和布鲁金斯学会的高级研究员。他是美国艺术科学院科学院的成员。他获得麦克阿瑟奖学金和总统奖学金,并被提名为世界经济论坛的全球青年领袖。他最近的研究侧重于发展中国家的教育、卫生、供水和农业。

2003年,贝纳吉和迪弗洛共同建立了Abdellatif Jamir扶贫行动实验室(以下简称j-pal),并一直为该实验室提供指导。j-pal实验室的使命是确保扶贫政策的制定以科学为基础,从而减少贫困人口。j- pal实验室的研究成果获得国际认可,并获得西班牙毕尔巴鄂维兹卡亚阿根廷银行年度“知识前沿”奖。

秘书长宣布经济奖得主

现场记者提问

上海快3 辽宁11选5 江苏快三投注 辽宁快乐十二 贵州快三

© Copyright 2018-2019 aylatingting.com 头竹信息门户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